罰款敲定 董監高全換!暴力抗法的深大通連收6封關注函 5名責任人市場禁入二層床
   3月11日,暴力抗法的深大通終于領到了那張預告已久的60萬罰單,但它的麻煩遠未結束。

  證監會在去年7月的公告中,將深大通此前的抗法事件,定性為“首例因不配合檢查、調查,被證監會立案查處的案件”,明確表示深大通及相關人員的違法行為性質特別惡劣,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監管秩序,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并擬對深大通給予警告,并處以六十萬元罰款,對主要責任人員采取終身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如今雖然上述處罰已漸次落地,但深大通此前被監管調查的問題仍尚未明晰。事實上,除兩名獨立董事外,深大通的董監高已在2019年年底完成了全部換血,目前僅有3名高管仍在履職。而在最近一年的時間里,深大通已連續收到6封深交所關注函,最近一封是在一個月前的2月14日。

  暴力抗法深大通

  2019年5月22日,一家名不見經傳的上市公司深大通徹底“火”了——以毆打證監會調查人員的方式。

  當天下午,深大通員工使用推搡、抓撓調查人員,搶奪、摔砸執法記錄儀等暴力方法抗拒調查,致證監會調查人員軟組織損傷、手臂被抓傷、執法記錄儀部分零件損毀。事件一經媒體報道,瞬間引爆了整個資本圈。

  經查明,深大通存在的違法事實包括:在2018年7月17日至2019年6月5日期間,證監會檢查、調查人員多次前往深大通辦公場所進行調查,深大通及相關人員存在拒絕簽收調查通知書,拒絕接受詢問,拒絕在詢問筆錄上簽字,拒絕提供會議記錄等相關文件資料,強行闖入詢問場所阻斷詢問,強行帶離正在接受詢問的人員,辱罵、威脅檢查、調查人員等拒絕、阻礙檢查、調查的行為。

  證監會指出,股東大會、董事會及監事會會議記錄等文件資料作為上市公司重要檔案,深大通應當予以妥善保存并如實向檢查、調查人員提供,但截至調查結束,深大通未按要求提供上述材料。同時,深大通還存在擅自轉移、隱瞞存有周例會文件資料等重要證據的電子設備的行為。

  此外,深大通及相關人員拒絕、阻礙證監會檢查、調查,導致證監會無法及時獲取認定相關行為的核心證據,是相關案件無法繼續查辦的重要原因,如不依法對深大通及相關責任人員進行懲處,將會產生以較低違法違規成本阻卻重大違法違規行為查處、逃避行政處罰的不良示范效應,嚴重影響證監會依法履行證券市場監管職責。

  “本案系首例因不配合檢查、調查,被證監會立案查處的案件。深大通及相關人員的違法行為性質特別惡劣,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監管秩序,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弊C監會在2019年7月公告稱,擬對深大通給予警告,并處以六十萬元罰款,對主要責任人員采取終身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5名責任人市場禁入

  值得注意的是,在證監會對深大通檢查、調查過程中,不配合檢查、調查的行為并非個別、偶發事件。包括深大通高級管理人員、中層管理人員及普通員工等在內的多名人員,多次反復地消極對待、拒絕、阻礙檢查、調查,甚至使用暴力方法抗拒調查,抵觸、對抗特征明顯,影響了監管檢查、調查工作正常進行。

  因此,在2019年11月,深大通抗法事件的5名主要責任人被證監會采取了市場禁入措施,其中實控人姜劍市場禁入10年;副董事長、董事會秘書李雪燕,執行總經理、北京分公司負責人黃衛華,職工監事牛超,員工李潔市場禁入5年。

  事實上,盡管這些員工對深大通“忠心耿耿”,甚至不惜以暴力抗法來“保護”公司,但深大通還是第一時間對涉事人員進行了辭退。

  2019年5月26日,暴力抗法事件發生后的第4天,深大通應深圳證監局要求召開董事會專項會議,表示立即辭退黃衛華、牛超、李潔三名涉事人員,免除牛超的深圳大通致遠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的職務,董事長袁娜引咎辭職,辭職后仍將積極配合調查工作。

  董監高全員換血

  數據顯示,除兩名獨立董事外,目前深大通的董監高人員全部為2019年6月之后重新任命,整個管理層實現了換血。與此同時,目前公司高管團隊僅有總經理兼董事長史利軍、財務總監曹原培、董事會秘書邢美敏仍在正常履職,沒有其他任何副總經理等高級管理人員。

  回溯上市公司公告,可以發現深大通在抗法事件發生的2019年5月22日當晚,就發布了董事會秘書李雪燕的辭職公告,稱其“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董事會秘書的職務。并在2019年8月2日辭去董事、副董事長等其他職務。

  隨后在2019年5月27日,董事長袁娜辭去董事長職務,仍擔任董事職務及公司董事會提名委員會委員。2019年6月19日,深大通財務總監劉海濱,同樣“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財務總監職務,辭職后不再擔任公司其他職務。

  彼時深大通在公告中對李雪燕、劉海濱二人在任職期間“為公司所做出的貢獻表示衷心的感謝”。諷刺的是,在深大通的2019年半年報中,李雪燕和劉海濱被標記為“解聘”,而非與董事長袁娜一樣是“離任”。

  然而,順利辭職的前董事長袁娜似乎未能全身而退。2019年12月,深大通兩位前董事長郝亮、袁娜被深交所出具監管函,指出郝亮在2017年9月14日至2018年12月17日任職期間,長期在國外,未能忠實勤勉地履行上市公司董事長職責;而袁娜在2019年1月3日至2019年5月27日任職期間,實際主要從事青島亞星實業有限公司(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姜劍的一致行動人)的行政工作,未能忠實勤勉地履行上市公司董事長職責。

  一年6封關注函

  即便經歷了公司受罰、管理層大換血等一系列危機洗禮,深大通的未來似乎仍未看見曙光。2019年4月至今,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深大通便收到了來自深交所的6封關注函。

  根據2月14日深大通收到的最新一封關注函,深大通此前于1月23日披露,深大通已于 2019 年 12月15 日簽署合同,將全資子公司視科傳媒100%股權出售給騰視文化,2019年12月23日完成工商登記變更及股權交割,視科傳媒自此不再納入深大通合并報表范圍。

  截至2019年年底,深大通已合計收到股權轉讓款51%,也即9384萬元。這筆交易體現在深大通2019年度業績預告中,使該公司2019年度預計盈利達到1.2億元,一舉成為當年的最大進項。

  可深交所卻指出,視科傳媒為深大通的主營業務的運營主體,其100%股權轉讓事項對該公司影響重大,但交易期間深大通并未披露任何進展,僅在1月23日宣布股權轉讓事項已完成。

  此外,2019年全年,深大通還先后被深交所就2018年度財報出具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重要子公司冉十科技、視科傳媒業績承諾完成率低,涉及商譽減值計提,銀行資金累計凍結3.29億元,涉嫌炒作工業大麻概念,可能存在虛構交易、套取上市公司資金等問題,出具關注函進行詢問。

  在今年1月23日,深大通還就商譽減值測試差錯問題,重新修正了2018年年報,以及2019年一季報、半年報和三季報。根據公告,審計機構對深大通2018年財報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其中涉及深大通2018年度對收購視科傳媒、冉十科技100%股權時所形成的商譽分別計提減值準備13.4億元和7.83億元。

  根據新的減值測試,深大通此次調整視科傳媒形成商譽2605.67萬元,調整冉十科技形成商譽1.35億元,調整冉十科技無形資產5126.72萬元,調整遞延所得稅負債1278.46萬元,預計將減少2018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2億元。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免费无码av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