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浙江GDP放緩,中國經濟的發展速度真是被環

江蘇和浙江兩省是中國廣義上的江南地區,自古以來就是魚米豐饒,溫暖富庶之地。改革開放以來,以過去江南地區為代表的長三角城市群迅速發展壯大,在現代經濟體系中表現的異常出色,是中國當之無愧的經濟第一梯隊,而江蘇和浙江兩省又是長三角的主力組成。但是隨著近來中國經濟的整體放緩,整個江南地區的經濟增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下降,江蘇和浙江的GDP增速已經從過去的兩位數增長下降了3成以上,而隨著近來環保法規的不斷收緊,原來民資活躍的江南兩省更有制造業萎縮的說法,那么浙江和江蘇的經濟增速放緩真的是被環保政策拉低的嗎?

江浙一帶自古就是中國的經濟重心

粗放增長早已過時

其實對中國經濟有一定了解的人一定知道這輪的經濟萎靡還真不是因為最近環保政策的收緊才開始的,早在2011年就有經濟放緩的苗頭出現,而到了2013至2015年,中國的GDP增速已經由原來的8%到9%下降到了7%左右。而反映到東部沿海的江蘇和浙江兩省就是大量的工業企業利潤下降,有些企業甚至到了越賣越賠,不賣就死的階段,大大小小的工業企業處在逆向淘汰的階段,即誰按照正常標準生產誰成本高,誰成本高誰的產品就賣不掉,賣不掉企業就會破產死掉。而造成這一結果的主要原因就是過去工礦企業的野蠻生長嚴重的推高了工業產能,就拿東部沿海的經濟大省江蘇來說,鋼鐵是江蘇的一個重要產業,江蘇鋼鐵在全國的地位可能僅次于筆者所在的河北地區,而之所以過去幾年江蘇的鋼鐵企業利潤不足,主要并不是達標的好鋼材太多了,而是劣質的小作坊過剩了。劣幣驅逐良幣,好鋼材被不達標的壞鋼材沖擊的抬不起價格,于是就造成了惡性的循環,經濟和環境雙輸,而且工人的待遇也保證不了,因為在不提高技術的前提下,企業都是通過壓縮成本來保證利潤的,而員工的工資就是企業壓縮成本的第一目標。所以那時候有一句名言,即沒有工業利潤的就業都是耍流氓,這句話放在幾年前的江蘇再合適不過了。

江蘇的鋼鐵工業是僅次于河北的存在

和江蘇的鋼鐵工業相對應的是浙江的木材加工和小家電產業。在環保政策收緊以前,浙江就是全國的木材家具和小家電生產中心,以村和鎮為單位的浙江小企業成為了江南民資活躍的典型代表,而隨之帶來的也是難以監管的排污質量和越來越少的企業利潤。這其中我有一個親身的例子,2010年,因為喬遷新居,筆者就親自去浙江義烏訂購了一套實木家具,從量制尺寸到家具完工用了三個月,從上漆打磨到品質手感都非常滿意,然后到了2015年因為住宅改善又定制了一套家具,大小規格和之前都差不多,但只用了一個月就交貨了,而且價格還便宜了2萬,但品質手感和上次相差甚遠,問原因是因為周圍小木器廠太多了,競爭激烈,工廠只能通過縮短產品工時和打價格戰來維持生計,至于品質和環保早就照顧不上了。所以說沒有環保政策的規范,企業間的無序競爭就會加劇,根本無益于產業升級和技術提高。

類似這樣的木器廠浙江多不勝數

環保讓競爭良性循環

江蘇和浙江兩省的經濟狀態代表了相當一部分中國省市的經濟發展情況,而隨著最近2年環保政策不斷收緊,那些唯利是圖,違規生產的小作坊得以關停,使得真正有技術有規模的企業資金的壓力和市場的壓力驟然減小,從而可以在明晰的環保法規下改善工藝,投入研發,讓生產進入到正向的良性循環之中,去年筆者去浙江旅游時發現,曾經污水密布的鄉間小河得到了根本上的治理,青山綠水得到了保證,尤其是筆者長期居住的河北唐山地區,過去幾年一直是華北霧霾的重災區,但是隨著環保政策的落實,去年唐山地區的空氣質量得到了飛躍式的提升,下圖就是筆者去年冬天在唐山老家的實拍,天空真的是藍了不少。

這樣的天氣在冬天的唐山真的很難得

浙江的環保也卓有起色

而且隨著環保政策的收緊,工礦企業的利潤也得到了保證,企業有能力維持環保設備的維護與保養,否則小企業小作坊違規排污,用不達標的產品讓全體人民為環境買單,既加重了環保壓力也破壞了正規企業的合理利潤,屬于典型的不可持續發展,繼續下去只會加劇落后產能的出現。對于緩解經濟壓力于事無補,反而會讓崩潰時的影響更大,形成資源的極大浪費,所以說環保政策是GDP增速放緩的原因是不客觀的。

歡迎點擊關注,更多有意思的觀點與你分享!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免费无码av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