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智的決策——我們是如何進行決策的

假如某一天,你的朋友走到你面前,問你,"嗨,你昨天看的那部電影怎么樣?"你會怎么回答呢?

也許你會拿出一張紙,列出所有你喜歡的條目和不喜歡的條目,倘若喜歡的條目多,你就會說喜歡;說不定你會更嚴謹,給每一項都附上權重,比如不喜歡的條目中"中間電影院里有些嘈雜"的權重也許就低于喜歡中的"演員的演技很好"。

然而現實中我們很少這么練習,畢竟我們需要盡快告訴她我們的想法,那我們是如何進行判斷的呢?

倘若不能使用我們的控制化思維,那么就到了自動化思維大顯神威的時候了。通常我們會使用一種叫啟發式的方法來進行決策。所謂啟發式,就是指基于經驗的技巧,用于解決問題、學習和探索的方法。下面我們就來介紹幾種常見的啟發式吧。

簡單思考一個問題,你覺得英語中,字母K是第一個字母的單詞多,還是K是第三個字母的多?

你回答的是第一個嗎?然而K是第三個字母的單詞是第一個字母的單詞的兩倍呢。如果你答錯了,這沒什么,畢竟超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這么回答的呢,其中不乏有英語母語的語言學教授。而造成這一錯誤的,正是我們所說的第一個啟發式的強大魔力。

可得性啟發式,指的是我們會根據大腦中某種事物的可提取的難度來進行決策判斷。想想你是怎么思考剛剛那個問題的,"K開頭的話:kill,kilometers,Kaiser,key,kid等。K在第三個的:like,lake…似乎想不到了。那么一定是第一個多。"是這樣的嗎?

試想有一天,你去參加了一個試驗,在試驗前主試告訴你,他要先做一個人格的測試,讓你在紙上寫出你的五個優點。在寫完后,他要讓你給自己打一個分,認為自己很好,就打的高一些。而在隔壁,有一個人在做和你一摸一樣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他要寫出十個優點。

你們兩個誰會認為自己更好呢?在了解了可得性啟發式后,你應該能想到,自然是你自己。十個優點可不是那么好想的,所以我們會覺得"自己沒有什么優點可寫了。"而五個,相對于十個可簡單不少,你可能還覺得不夠寫呢。

考場上,我們經常會覺得選擇題事后千萬不要改了,改了以后特別容易錯。真的是這樣嗎?經過研究,無論在東方還是在西方,51%都是將錯誤改成正確,24%是從錯誤改成另一個錯誤,而剩下25%才是把正確改成錯誤。但為什么我們都形成了這樣的認知呢?因為我們將錯誤改成正確的印象遠遠弱于把正確的改錯的印象。想想自己改錯以后的懊惱,甚至反復向所有人提及,而改對了只不過微微一笑。那么哪個更容易提取便不言而喻了。

游戲抽卡的玄學也是一樣,我們用了某方法可能十次都失敗了,但某一次成功的喜悅太強了,給我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所以我們便信任了玄學,哪怕十次只會成功一次。

可得到啟發式在生活中太常見了,而這也是我們生活中最常使用的啟發式?;氐阶畛醯膯栴},評價某部電影時,你倘若腦海里浮現的第一個印象是"嘈雜的環境",那么你就極有可能做出否定的評價,因為我們的大腦最擅長的就是自我說服。當我們給定第一印象后,我們便很難改變了。(這也是為什么我們總說第一印象很重要的緣故了。)

最后想一想,你準備出去吃飯,上次去的餐廳飯很好吃,但旁邊一桌一直在大聲喧嘩。"到底去不去他家呢?"倘若你大腦最先提取出來的是那大聲喧嘩的話。

大腦:環境太吵了,所以體驗極差。不去。

理智:但食物很不錯。

大腦:可是環境吵吃的就很不開心。

理智:人家服務態度也很好。

大腦:服務態度給的好心情完全被環境破壞了。

理智:飯菜也不貴。

大腦:但環境是餐廳的靈魂,沒有他味如嚼蠟。

理智:人家又不是天天吵

大腦:你怎么知道這次去就會好。

理智:好吧,換一家餐廳。

當然這個看上去很夸張,但人類最擅長的就是自我說服。

以前,我們都認為人是理智的動物,然而近年來發現,不是的。我們的決策受到了太多事物的影響,就算看內在也一樣。雖然如此,但我們卻不能否認啟發式在我們生活中的重要意義,要是連對電影的隨口評價都要寫滿一張紙的優缺點才能進行,那我們的進化之旅可能早就停止了吧。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免费无码av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