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13歲殺人男孩父母被拘留-13歲殺人男孩父母是幫兇

大連13歲男孩殺害9歲女孩案件發生至今已經一年的時間了,案件的發展也一直備受大家的關注,因為兇手是一個13歲的男孩,這也導致了判決的為難,最終法院判決兇者及家屬被判賠128萬元,兇手進行三年收容教養。而讓人氣憤的是截止目前為止兇手父母不露面不道歉不賠償,近日大連13歲兇手父母被拘留。對于這種老賴父母,不少網友表示兒子是個殺人兇手似乎也不足為奇,下面就跟科學技術網小編來詳細了解一下事件發展吧!

大連13歲兇手父母被拘留 時隔1年,大連13歲男孩殺害10歲女孩一案,終于有了最新進展。最終行兇者及家屬被判賠128萬元。因案發時被告蔡某某 未滿十四周歲,盡管認定被告蔡某某實施故意殺人行為致小淇死亡,法院還是決定對被告蔡某某收容教養三年。 法院判處男孩父母向女孩家人在遼寧省級平面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并賠償1286024元。然而男孩父母至今沒有執行法院判決,已被拘留。 雖然法院已經判決男孩方賠償女孩方128萬余元,并公開賠禮道歉。但是,女孩母親表示,案發至今,男孩家人始終沒有露面。無奈之下,女孩母親便向法院遞交“強制執行申請”。 對于法院判賠的128萬元,遇害女孩的母親說,對方有一套100多平米的房子,但那是殺人地點,房子也賣不出價,男孩父母有果園和攤鋪,但也賣不了多少錢,很難湊到128萬。目前房子正等待11月2號的拍賣 。 13歲男孩殺害10歲女孩細節曝光 去年的10月20 日,僅10歲的小女孩淇淇在上輔導班回來的路上,被13歲的男孩誘騙到了他的家中,并且意圖對淇淇不軌,在遭到淇淇的激烈反抗之后,男孩竟然用刀對淇淇連續砍了7刀,最終導致淇淇流血過多而亡。 在殺人之后,男孩將淇淇的尸體用黑色大垃圾袋裝著扔到了小區綠化帶的灌木叢中,并且在尸體上放了一些垃圾。我們很難想象一個13歲的男孩竟然想性侵同一小區的年僅10歲的小女孩,更難想象這位男孩竟然用刀殺了女孩,并將她的尸體拋到了綠化帶中。 1、自導自演,意圖洗脫嫌疑 在小琪失蹤之后,蔡某還多次向小琪爸爸詢問案件的進程:“小琪找到了嗎?”小琪爸爸以為只是關心,并沒有十分在意。女孩遺體發現時,兇手圍觀,對別人說:真死了??? 事發后,兇手在班級群里疑似“自導自演”,意圖洗脫嫌疑;聊天記錄包括“他們警察辦事這么草率的嗎,給我加入嫌疑名單,我一個小孩懷疑我”“我把我擦過血的紙扔那塊了,我的血不會弄到她身上吧?”“我怕我的指紋和血在她身上,那我不就完了嗎?”“我害怕啊,懷疑我了,我的指紋咋整,好像確定了是小孩干的,我虛歲14?!薄拔姨摎q14?。?!” 這是一個多么冷血的殺手?在殺人后還能面色淡然的出現在女孩父母面前。就算是一個普通的成人犯事了也會驚慌失措,更何況是一個不到14歲的青少年! 2、他是一位“慣犯” 這位不到14歲的中學生,身高170厘米,體重超過130多斤,讓人一看就像大人一樣。 據蔡某某的同學以及他小區的鄰居介紹, 蔡某某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不安分的“不良少年”。他在小區內尾隨過別的女孩,還強行抱過年輕的女性,給別人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陰影,因為這事別人還報過警,而且他的父母蠻不講理,一直說是別的女孩故意勾引他們的兒子。 學校的老師和同學也都說蔡某某在學校的行為很不好,經常占女生的便宜,還經常偷抱女生。 淇淇家屬萬分心痛,哪怕蔡某某有過一絲猶豫,哪怕蔡某某身材、體型、心智和他的年齡相稱,甚至哪怕是父母多一點監管,淇淇都還有可能獲救。而據淇淇家屬代理律師透露,蔡某某作案過程不超過6分鐘,7刀殺害了淇淇。 3、媽媽在案發現場幫忙擦拭血跡 女孩尸體在加害人家附近的綠化帶中被找到,順著血跡,警方直接來到了加害人家中。當警方敲開加害人家門的時候,蔡某某的母親,還在屋里擦拭地上的大量血跡。 在毆打一個10歲小姑娘,并捅7刀致死之后,一點也不慌亂,也不驚恐。在當天傍晚,還曾兩次出現在被害人家里,詢問被害人是否回家。 甚至,還裝作旁觀者在同學群里發了一條從自家窗戶拍攝搜查現場的視頻,并對同學說: “小孩死了,讓人扒光衣服給殺了,就在我家門口對面?!? 看到報道說,孩子的父母不是第一時間帶孩子去自首,而是在家中冷靜的擦掉血液,或許大家也就明白了這個孩子為什么會是這個樣子。孩子冷血的行為讓我們吃驚,但是他父母的行為更是讓人感到氣憤,事發之后他們一直在走動關系,只是希望讓自己的孩子不坐牢。 大連13歲殺人男孩父母為什么不道歉 就可見的信息增量而言,是很難作出判斷的,起碼無法推及13歲男孩家人為何會如此“無動于衷”。于此,在可觸的邏輯范疇內,只能用“有其父必有其子”的靜態邏輯進行反推。當然,就目前的輿論走勢來看,確實就是這樣的。 不過,對于女孩母親向法院遞交“強制執行申請”來講,應該不只是為“公開賠禮道歉”而發出的訴求。在一定程度上,男孩方應該是賠償款項和公開賠禮道歉,都沒有按照法院的判決執行,這種情況下,面對遇害的女兒,作為母親怎能就這樣算了。 從某種層面上而言,但凡男孩的家人能表現出謙卑的姿態,想必女孩的母親也就不會把事情鬧到現在這個地步。很多時候,人們在看待具體的事件時,除卻會對慘烈的結果感到悲憤,更為主要的聚焦點,還是會指向撫慰人心的溫暖善后??上У氖?,男孩家人“始終不道歉”,就勢必注定兩家人進入世仇序列。 男孩沒有得到“相應的懲治”(輿論共識中的死刑),就意味著女孩的家屬始終心頭有恨。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女孩的家人都難以釋懷。這種局面之下,男孩的家人毫無愧疚之感,這不免讓人感到心寒。尤其是女孩的家人,怎能咽下這口氣呢? 所以,女孩的母親選擇向法院遞交“強制執行申請”,肯定是無奈之舉。但是,這樣一來,事情就有些讓人感到膈應。因為,誰都清楚,被強制執行的道歉,很大程度上是跟“真誠”無關的。所以,就算未來男孩家人被按著身子公開道歉,不見得就能消解女孩家人的心頭之恨。 另外,就男孩的家人來講,之所以不道歉,應該也是有想法的。在一定程度上,刑事案件雖然無法繞過法理程序,但是,普遍的案件處理上,依然存在“雙方協商”的可能。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就是事已至此,雙方要商量出一個彼此損傷都較小的“和解”方案。 這方面的細節,雖然沒有媒體進行披露,但是應該會存在的。一般來講,被告方總覺得自己要是履行判決,就必須得到原告方的諒解,在一定程度上,這雖然不構成必然的邏輯,但是卻在不少刑事類案件的善后事宜中時有發生。不過,要是雙方談崩,自然就會出現硬杠的情形。 只是,就這起案件來講,就算原告方不諒解,那么被告方依然是要道歉的。畢竟,法理上也給出相應的判決??上У氖?,作為被告方始終不道歉,這就讓人覺得有些無恥。于是,“新仇舊恨”一起算,13歲男孩未得到的“相應的懲治”(輿論共識中的死刑),最終還是會轉嫁到他家人的頭上。 當然,“兒子殺人,家人不道歉”,這到底能不能實證“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傳遞邏輯,其實還是存疑的。當然,如果邊緣性的追究原生家庭的影響力,肯定也是可以的。但是,對于這種相對超限的兇殺行為來講,可能父母也只能基于監護責任去完成賠償和道歉,至于再多的輿論訴求,其實就已經脫離案件本身,完全是案情觸發的輿論聲討在延續。 要知道,沒有人愿意陷入人際糾紛,因為人際糾紛就如陷入爛泥塘,大糞池,往往是跳也跳不出來,洗也洗不干凈,爭也爭不明晰,退也無處可退。這種處境,想必男孩的家人應該最體會深刻的。他們即便不想直面女孩的家人,但是卻必須要直面世俗道德無盡的審視。 并且,他(她)們也應該清楚,就算女孩家人不原諒他(她)們,也還是應該公開道歉的。因為,他(她)們的孩子已經因為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幸免一死”,這種情況下,作為監護人站出來道歉,勢必也是應該的,無論是出于情理,還是出于法理??上У氖?,他(她)們沒有那樣做,所以,也就錯過最好的救贖機會。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免费无码av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