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10年前的諾基亞機皇重逢:往事原來真的只能回味戰略突擊手


  故事要從一個慵懶的周末說起。
  對于社畜們而言,難得的周末根本不想出門,只想躺在床上吃了睡、睡了吃,做一條咸魚,以撫慰工作日對身體和心靈帶來的創傷。就在我聽著音樂,收拾著屋子時,播放器隨機播放了一首許嵩的《城府》,突然間手邊的一切仿佛都停止了。忘記了手邊亂糟糟的衣服、忘了還在手中轟鳴作響的吸塵器,我坐在床上靜靜地聽完了這首歌,無數的回憶涌上心頭。
  我知道作為一個90后,說出“好懷念”三個字的時候,似乎有些不夠資格,但是伴隨著互聯網時代、智能機時代一同成長起來的我們,確是最有資格說出懷念二字的群體。每一次科技的變革,都會對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帶來巨大的改變。00后的孩子們不會理解九宮格輸入法存在的意義、他們不會理解30MB每月的流量怎么夠用、他們更不會知道一部手機能夠下載游戲和應用,在十年前事多么神奇的事。


  2009年,我還是一名高中生。在那時的校園里,擁有一部諾基亞智能機,是每個人的終極夢想。但動輒四五千元的售價,是很多家庭負擔不起的。我憑借著當時的回憶,在閑魚上緩緩輸入了“諾基亞N86”,看著熟悉的經典雙向滑蓋設計、圓潤小巧的機身,我毫不猶豫的點下了“我想要”。就這樣,我終于在高中畢業8年后,擁有了這部當年讓我魂牽夢縈的手機。


  諾基亞N86于2009年上市,當時的售價在4000元左右,是當之無愧的塞班旗艦。它采用了一塊1600萬色2.6英寸QVGA分辨率的AMOLED屏幕,這塊屏幕雖然尺寸都比不上如今的有些空調遙控器,但在當時可謂是清晰艷麗的頂級代表。由于采用了OLED材質,N86還支持息屏顯示,安卓手機就問你們臉不臉紅?


  雖然大家都說諾基亞的滑蓋手機不如三星手感好,但N86的雙向設計的確為它加分不少。長按位于手機上方的開機鍵,伴隨著“大手拉小手”的畫面和熟悉的經典鈴聲,我感覺仿佛回到了高中時代。輕輕向上推動,伴隨著熟悉的滑動感、屏幕自動解鎖。這種一手掌握的手感,真是好久不見。

諾基亞N86樣張
  作為一款定位旗艦的產品,諾基亞N86內置了一顆800萬像素CMOS傳感器和4.61毫米的卡爾蔡司廣角鏡頭,而且提供了f2.4/f3.2/f4.8三檔自動光圈選擇。再搭配雙閃光燈,可以說它的出現甚至威脅到了一眾卡片機的位置。雖然800萬像素看似參數很高,但在我實拍的幾張后,瞬間明白了為何以前大家不需要美顏軟件,因為:低分辨率自帶美顏。


  由于我購買的版本是港版,所以它擁有當時國行版本不具備的WLAN功能。但可惜的是,由于頻段問題,它無法搜索很多新款路由器的信號。但好在N86仍然支持聯通的3G網絡,打個電話、發發短信還是能夠Handle的。不過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就算我找遍了網絡,安裝好了微信和QQ等軟件,但由于騰訊方面早就關閉了接口,它們同樣無法進行正常的登錄。


  從幾天前的懷念、到購買后的欣喜,再到后來的麻木,我的“懷舊之旅”剛剛啟程就翻船了。塑料感很強的機身、容易刮花的屏幕和邊框、無法使用的軟件、自帶“模糊”濾鏡的攝像頭,以及曾經無比懷念,現在卻難以適應的實體鍵盤。這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在提醒著我,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有些事情還是停留在回憶中比較美好。
  在購買了這款手機后,我開始反思自己此前“懷念諾基亞功能機時代”的想法。假如iPhone沒有出現、安卓系統從未誕生,我們還是使用著造型各異、低配高價的功能機,真的會覺得幸福么?沒有了抖音微博帶來的極速信息推送,沒有了4G下的直播和視頻、更無法實現如今便捷方便的移動支付,這樣的生活我們真的回得去么?


  曾經的諾基亞帝國,一步步走向衰亡也是歷史的必然,更是“科技”這個自然界自我選擇、淘汰過后的必然結果。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手機必然將會承載更多的功能與使命。相對封閉、冗余的塞班系統,是無法通過“修修補補”迎接新世紀的到來的。雖然后來諾基亞也嘗試過MeeGo與Windows Mobile,但最終或是因為高層決策的失誤、或是市場與消費者的不認可,二者都未能扭轉乾坤。


  后來的諾基亞幾經易主,經過了微軟的摧殘后,于今年攜手富士康旗下的HMD重回市場。但如今的手機市場已經今非昔比,情懷無法變現,也不能成為消費者們買單的憑據。面對如今競爭激烈、風云變幻的市場,未來的諾基亞手機還能否重回巔峰,還是個未知數。
  看著我手中的N86,我突然覺得這兩百塊花的不是很值。于是我掏出iPhone發了一個朋友圈:還是熟悉的味道好,真懷念那些年的日子(哭)。然后將手機放到了柜子里,與那些承載著無數回憶的老物件一起,安靜的躺在回憶中。
  正如那首膾炙人口的歌中唱的那樣“時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免费无码av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