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保險77億元保證險收入背后:貸款生保單亂象頻現借貸成本遠超紅線


《中國科技投資》劉逸倫

本應是發展普惠金融的助力角色,卻背離其初衷。

今年監管接連發文規范融資性信保業務,中國大地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地保險”)涉嫌以貸售險,用高價保險覆蓋風險、推高借款人貸款利率,或有悖于監管助力普惠金融發展思路。目前該公司信用保證保險收入僅次于車險,大地保險未來將如何規范亂象?《中國科技投資》將持續關注。

貸款“生出”保單?

今年6月,重慶周某多次接到來自大地保險重慶公司的貸款推介電話,其聲稱有“大額度、利息非常低”的貸款產品,希望周某到線下門店具體了解。

6月12,在大地保,業務員拿著周某手機幫助其通過大地?!癳保貸”申請貸款。在辦理簽字、人臉識別貸款流程中,業務員曾向周某提及需收取一筆1790元保險費用以助增信?!罢`解”該費用為一次性繳費,隨即表示同意。

7月12,周某,除了正常還款外,還需每月額外繳納1790元保費,并擁有了一份電子版《大地保險個人貸款保證保險保險單》。周某后找到大地保險貸款業務員協,對方堅稱要么全額還貸款,否則保險費用不予退還。

無獨有偶,廣東惠州的徐某于2018年5月在大地保險惠州線下門店辦理貸款,他再三向記者確認,。徐某稱:“我是去辦理貸款的,險的事情?!?/p>

早在2017年,保監會為規范保險銷售行為發布了《保險銷售行為可回溯管理暫行辦法》,明確保險公司、保險中介通過錄音錄像等技術手段采集試聽資料、電子數據的方式,記錄和保存保險銷售過程關鍵環節,實現銷售行為可回放、重要信息可查詢、問題責任可確認。

該辦法中第七條規定,在實施現場同步錄音錄像過程中,錄制內容必須包含保險銷售人員向投保人明確告知所購買為保險產品以及保險相關信息。徐某要求大地保險惠州,被明確告知“沒有”。

不少通過大地保險貸款的借款人也遇到了類似周某和徐某的情況,在第三方投訴平臺類似情況的消費者投訴焦點集中在:貸款后才得知自己簽署了一份保單;貸款前并未明確得知需購買保險及保單內容等。

今年,監管多次發文規范融資性信保業務操作,以保障消費者利益。9月,銀保監會出臺《融資性信保業務保前管理操作指引》(簡稱《保前指引》)和《融資性信保業務保后管理操作指引》,其中規定:“保險公司要確保消費者的知情權,在銷售過程中充分做好投保提示,提示內容包括但不限于保證保險的功能和屬性、產品的關鍵信息、違約后的債務追償、人民銀行征信系統信息上傳等”。

另外,《保前指引》還強調,保險公司要確保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不得采取默認勾選、代消費者投保等方式剝奪消費者自主選擇權,以及消費者在融資過程中有權決定是否購買融資性保證保險產品。

對此,慧鵬律師認為,保險公司及其工作人員在保險業務活動中不得對投保人隱瞞與保險合同有關的重要情況,有義務如實告知投保人投保合同的重要內容和注意事項。

,借,不能以業務員一面之詞進行貸款,提高自我保護意識,依法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或推高借貸成本

如果說,因為金融消費者缺乏自我保護意識,那么在合同中未明確顯示包含保險費用等在內的綜合貸款利率,僅以“貸款利率低”而向消費者宣傳,則是金融機構涉嫌誘導。

借款人周某在大地保險分36期貸款17.9萬元,每期還款7317元,其中保費為1790元。據保單顯示,其保險期為“自個人貸款合同項下,至清償貸款”。這意味著,投保人周某需購買一份總價高達6.336萬元信用保證保險進行貸款,IRR綜合年化貸款利率為27.12%,保費占總貸款35.4%。

此外,以“防止借款人不還款”為由,重慶大地保險江北區營業部主管要求周某支付1.48萬元即兩期還款金,作為“保證金“,該筆“保證金”不允許直接轉賬,只能現金支付,且“不交不能貸款”。最終周某在附近中國銀行取現交給該主管,才得以完成貸款。,周某要求該主管開保證金收據,由于該主管無法提供,幾次協商后,最終將這筆款項退還給周某。

然而,廣東惠州徐某并沒有如此幸運。其在大地保險辦理分36期貸款5萬元,資金方為“光大銀行惠州分行”,每期還款2407.61元,其中保費850元,通過IRR計算的綜合年化貸款利率為40.08%。根據與大地保險協議,徐某需繳納共計3.06萬元保險費用,占總借款額61.2%。

據徐某反映,鐘某仍要求他在貸款到賬后,支付一筆“手續費”,當光大銀行放款后,徐某向大地保險惠州營業部支付了3600元。目前,鐘某已失聯,惠州營業部要求徐某提供相關收據,但由于缺乏證據,協商仍在拉鋸中。

保誰的險?

那么,這份由借款人自掏腰包的高價保險究竟在保障誰的利益?

11月21,銀保監會對部分銀行保險機構、助貸機構違規抬升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進行通報。其中提到,因未提供其他增信方式或其他保險公司產品供客戶選擇,某銀行與助貸公司合作強制捆綁銷售某保險公司借款保證保險,侵害了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和公平交易權。

由徐某提供的一份與光大銀行惠州分行簽署的《個人貸款合同》(無擔保條款)紙質版文件顯示:“根據《中國光大銀行大地個人小額信用貸款操作規程》......第六條(四)借款人需根據貸款人要求到指定單位辦妥與貸款擔保有關的保險,并將我行作為保險收益人,且該保險在合同期內持續有效”。


*徐某提供的《個人貸款合同》部分內容

由于合作關系,光大銀行向,疑強制搭售大地保險個人貸款信用保證保險。合同顯示,光大銀行規定的貸款利率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基準利率4.75%上浮60%執行,光大銀行放款給徐某的貸款成本為7.6%;名義月保費率為1.7%,名義綜合年化貸款利率(1.7%月保費*12+貸款利率)已達28%。但通過IRR計算的徐某綜合年化貸款利率為40.08%,那么除了利息、保費支出,剩下的錢去哪了?

對于大地保險來說,保證保險業務帶來的利潤是可觀的。2019年年報顯示,保證險是公司第二大保費收入的險種,收入高達77.85億元,賠款支出19.22億元,承保利潤達2.93億元,利潤率高達15.2%。反觀保費收入第一的車險業務,2019年大地保險車險保費收入為279.9億元,承保利潤為6.33億元,利潤率僅2.2%。

2018年大地保險制定“三新三聚焦”戰略以期實現轉型,其中欲打造以保險為核心,覆蓋消費金融、生活服務、金融科技多產業的“金融生態圈”。隨著大地保險轉型,保證保險收入也逐年增加。2018年保證險收入為52.6億元,2019年較上年同比增加48%。

2019年2月13,大地保險披露重大關聯交易信息,經銀保監批復同意后,正式受讓大地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簡稱“大地電商”)所持有的重慶大地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大地金科”)100%股份,交易價格10.12億元。受讓后,大地金科成為大地保險一級子公司并納入報表范圍。

近年來,隨著普惠金融的下沉發展,保險公司被認為是整個信貸鏈路里一個必要的存在。信用保證保險的保費規模十年間增長數倍,已成為非車險業務中的“王者”。但由于信保業務問題頻發,金融風險敞口加大,今年監管多次發文規范融資性信保業務以強化操作規范,夯實保險公司經營基礎。

大地保險將如何以金融科技發展融資性信保業務,相關亂象又該如何規范?記者就上述問題采訪大地保險辦公室,截至發稿前,未獲回應。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免费无码av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