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面對美國同學的嘲弄,錢學森怒懟:若人比人,誰敢和我比

1956年1月30日至2月7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在北京召開,剛剛歸國后不久的錢學森應邀參加。

2月1日晚,毛澤東主席宴請全國政協委員,錢學森的座位安排在毛澤東的右側,這可是第一貴賓的位置,這晚錢學森自然成了整個會場的焦點。

宴會開始后,毛澤東就指著錢學森,笑著對大家說:

“他是我們的幾個‘王’呢?工程控制論王、火箭王。各位要想上天,就找我們的火箭王錢學森?!?/p>

這一年,中國還沒有導彈,就在5年以后,中國第一枚近程導彈發射成功,錢學森功不可沒!

錢學森是享譽海內外的杰出的科學家,是中國航空航天事業的拓荒者和奠基人??梢哉f,如果沒有錢學森,我們的航空航天事業可能就不會有現在的成就,在這方面,錢學森作出了巨大的歷史性貢獻。

錢學森出生于1911年12月11日,浙江杭州人,縱觀他的一生,可清晰地劃分為三個階段:23歲前在國讀完了大學,用了15年的時間在美國留學,歷盡5年重重困難歸國,之后把畢生所學全部貢獻給了新中國,從此讓我們有了與世界大國抗衡的資本。


錢學森

一、在國內讀完大學:我在讀書時沒有死背書,而是真正地理解書。

在杭州西湖的柳浪聞鶯公園東北方向,有一座錢王祠,據說是吳越王錢镠的故居,錢镠留給錢氏子孫最大的一筆財富就是著名的《錢氏家訓》。他在家訓告誠子孫:“愛子莫如教子,教子讀書是第一義?!?/p>

錢氏子孫人才輩出,宰相、翰林比比皆是。在現當代錢王后裔之中,有著名學者錢穆、錢鍾書、錢玄同,外交家錢其琛,水利專家錢正英,書畫家錢君匋等。


錢王祠

還有眾所周知的“三錢”,他們是錢學森、錢偉長、錢三強,三人皆為中國科學院院士,錢偉長是著名的力學家,錢三強是著名的核物理學家。一個有趣的現象是錢學森生于1911年,錢偉長生于1912年,而錢三強生于1913年,這“三錢”正好在連續三年出生。

錢學森的父親錢均夫是錢镠的第三十二世孫,受祖訓的影響,他對子孫要求極嚴,錢學森從小就受到良好的家風家教,對其后來的成長產生了極其重要的影響。

三歲那年,錢學森隨父母來到北京,從此就在北京長大。

1917年9月,未滿六歲的錢學森來到國立北京女子高等師范學校附屬小學就讀,這所學校在北京當時是第一流的學校。

他的父親錢均夫當時在教育部任中小學科科長,可以說,錢學森從小就受到了很好教育,他很聰明,也愛動腦筋,在學校是出了名的。

1920年,九歲的錢學森轉校到國立北京高等師范學校附屬小學,他在這里又度過了愉快的3年時光,學習成績也十分優秀。


讀小學時的錢學森

1923年至1929年,錢學森就讀于國立北京師范大學附屬中學,這是北京響當當的一所中學,名師云集,人才輩出。

中學時代的6年,錢學森打下了良好的理論基礎,各科成績優秀,他善于動腦思考,勤于動手操作。

除了學習英語以外,他還選修了第二外語德語,令人沒想到的是,數年之后,錢學森去德國執行審判德國戰犯時,他的德語發揮了重要作用,這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錢學森學習從來不死記硬背,而是靈活掌握,誠如后來他自己回憶道:“我在讀書時,沒有死背書,看了許多書,但從不死讀書,而是真正地理解書?!?/p>


讀中學時的錢學森

1929年9月,錢學森以總分第三的成績,考取了上海國立交通大學機械工程學院,攻讀鐵道機械工程專業。

現如今,我們稱呼錢學森是中國的“航天之父”“導彈之父”,但很少有人知道,當初錢學森最早是學鐵道機械工程專業的。

在交通大學,錢學森順利的讀完了大一,可是天有不測風云,1930年暑假,他得了傷寒。在當時那個年月,傷寒幾乎是不治之癥。

沒辦法,錢學森被迫休學一年,后來家里請了一位中醫,總算是把傷寒治好了。在他休學的一年里,他對繪畫和音樂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父親錢均夫見狀,給他聘請了專家學習繪畫和音樂,錢學森是個非常聰明之人,他很快掌握了繪畫的技巧,后來錢學森在臨近畢業時,他這一級的級徽和校友通訊錄的封面都出自他之手。

他對音樂就更加在行了,1935年,24歲的錢學森在第四期《浙江青年》上發表了一篇題為《音樂與音樂的內容》文章,一個理工科的學生,能夠對音樂有這么獨到的見解,充分說明了他對音樂的喜愛和修養。


上海交通大學銅管樂隊合影,前排左一為錢學森

后來,錢學森與女高音歌唱家蔣英結為百年之好,對于音樂的共同愛好,使他們成為知音。1950年至1955年,錢學森在美國遭到軟禁,兩人常常在一起演奏17世紀的古典室內音樂,以排遣心中之郁悶,正是音樂伴隨他們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歲月。

在交通大學里求學的錢學森,養成了嚴格自律、實事求是的態度,這種態度也伴隨著他日后漫長的科研之路。

1933年6月23日,錢學森參加水力學考試,成績下來后,他得了滿分。后來,錢學森仔細檢查一下試卷,發現一處錯誤,判卷老師疏忽了。

于是,錢學森主動向老師說明了自己的錯誤,請求老師扣分,最終這次考試的成績也由100分變成了96分。這件事雖小,但折射出了錢學森嚴謹求實的可貴精神。


錢學森在交通大學的水力學考試試卷

在交通大學求學的那幾年,錢學森得到了全面發展,每學期考試成績均名列前茅,1934年6月30日,錢學森以總平均分數89.10分、機械工程學院第一名的成績從國立交通大學機械工程學院畢業。

后來,錢學森在回憶交通大學所受到的教育時說:“我要感謝那時的老師們,他們教學嚴,要求高,使我確實學到了許多終生受用不淺的知識?!?/p>


錢學森在交通大學的畢業證書

二、赴美國留學:人比人,你們誰敢和我比?

1934年8月,錢學森從上海來到南京,參加了清華大學留美公費生考試,這一期總共錄取了20名,錢學森位列其中,所學專業為航空機架。這也就意味著,他的專業從鐵道機械工程改為航空機械工程。

1935年8月20日,經過在國內一年的實習后,錢學森前往美國波士頓,來到麻省理工學院學習。

在當時那個年代,錢學森的美國同學十分看不起中國人,他們總是嘲笑中國太落后。

錢學森面對美國同學,憤憤不平地說下了一句霸氣十足的話:

“中國現在是比你們美國落后,但作為個人,我們人比人,你們誰敢和我比試?”

為此,錢學森付出了非常多的努力,他在麻省理工學院,只花了一年的時間就取得了飛機機械工程碩士學位,的確比那些美國學生強太多,他從實力的角度出發,捍衛了作為中國人的尊嚴。


赴美登船前的錢學森

本來,碩士畢業后錢學森要到飛機制造廠實習,但當時美國政府為了保密而規定,飛機制造廠只準許美國學生實習,不接納外國學生。

沒辦法,錢學森只好改變自己的專業方向,從機械工程改為航空理論研究,這個專業需要大量的計算,而這恰恰是錢學森的特長所在。

美國航空理論研究中心在洛杉磯的加州理工學院,那里的馮·卡門教授是航空理論研究的權威,是空氣動力學專家。

錢學森在麻省理工取得碩士學位后,直奔加州理工學院,其實他是沖著馮·卡門教授而來。到了加州理工學院后,他毛遂自薦,給馮·卡門寫了一封言辭懇切的求見信。

見面后,錢學森敏捷的思維和富有智慧的回答,給馮·卡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這樣,錢學森投奔到馮·卡門麾下,55歲的馮·卡門成了25歲錢學森的導師。


加州理工學院教授馮·卡門

進入加州理工學院,在錢學森的求學之路上可以說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為將來科研之路打下了堅實的理論和實踐基礎。。

加州理工學院的教育核心價值就是創新,在那里,你必須想別人沒有想到的東西,說別人沒有說過的話。馮·卡門非常推崇創新精神,他直言,創新是科學的靈魂。

值得一提的是,在加州理工深造時,錢學森還加入了學校的火箭俱樂部,成員共有五人,這個俱樂部就設在在馮·卡門的實驗室。

嚴格意義上說,這其實是個“民間組織”,卻是美國歷史上最早研究火箭的組織,那五個成員,后來被推崇為美國研制火箭的“元老”,錢學森是其中之一。

1939年6月9日,錢學森在加州理工學院取得了航空和數學博士學位,這也就意味著他的學生生涯結束了,順利成為了加州理工學院的一名助教。

二戰全面爆發后不久,美國通過秘密情報得知德國正在研制“兩彈”,即原子彈和導彈,總統羅斯福大為震驚,趕緊著手制定美國的“兩彈”計劃。

導彈的基礎是火箭,研制導彈的任務自然就落在了加州理工學院空氣動力學專家馮·卡門教授身上。作為馮·卡門的得力助手,錢學森也就相應的把研究重點轉向火箭和導彈。

真是時勢造英雄,瘋狂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把錢學森推上了世界一流火箭專家和導彈專家的位置。


錢學森在加州理工學院講課

領受了美國政府火箭和導彈的研制任務后,在馮·卡門和錢學森等人的建議下,美國軍方撥款300萬美元,興建了“噴氣推進實驗室”,馮·卡門擔任主任,下設彈道、材料、火箭、結構四個小組,錢學森被任命為火箭研究組的組長,而副組長是錢偉長,是力學專家,日后被稱為“中國近代力學之父”。

這一時期,錢學森在火箭的設計、研究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馮·卡門教授的指導下,在空氣動力學的研究中建樹頗多,發表了許多論文。

在美國政府看來,錢學森是外國人,不能參與涉及核心機密的研究工作,隨著二戰的深入,軍方需求的增多,“噴氣推進實驗室”越來越忙,但錢學森接觸的事務卻越來越少。

此時的錢學森已經是馮·卡門的左右手,是一位造詣頗深的科學家。1942年12月1日,在馮·卡門的推薦下,錢學森獲得了美國安全許可證,獲準參加海陸空三軍、國防部、科學研究發展局等一切軍事機密工作。

從此,錢學森介入了美國國防的核心機密,在美國的火箭研究中作出了重大貢獻,來自中國的錢學森、錢偉長等人,也成為了美國導彈事業的先驅。

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自殺,5月7日,法西斯德國宣布無條件投降。

美國總統羅斯福對德國的火箭和導彈技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德國戰敗后,美國派遣了一個調查組,前往德國,對火箭專家進行審訊,并對德國的火箭基地進行考察。


二戰時德國的v-2導彈

實際上,所謂的考察,就是為了獲取德國的火箭技術和人才,尤其是以馮·布勞恩為首的一大批德國火箭專家。

錢學森以美國國防部上校身份參加了考察團,并且親自參與審訊了路德維?!て绽侍?、馮·布勞恩等專家,這時,他的德語發揮了重要作用。

1945年9月16日,德國120名清一色的火箭專家,被偷偷運到美國,日后他們在美國的航空航天事業中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考察團回到美國后,給國防部寫了一份詳細的報告,共十三章,錢學森參與了五章的編寫,可見其在考察團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1947年,對于36歲的錢學森來說,是雙喜臨門的一年。這一年他晉升為麻省理工學院的正教授,終身教授;這一年他結婚了,新娘是歌壇新秀蔣英。


與錢學森結婚前的蔣英

錢學森雖然在美國安了家,但從來就沒有打算在美國生活一輩子,自從1935年去美國,到1955年回國,這20年間他從來沒有存一美元的保險,一直都在做準備,為的就是有一天回國后能為人民做點事。

1949年,錢學森得知新中國成立了,他認為時機已到,應該回祖國去了。

但錢學森的回國之路卻異常艱難,美國軍方認為“錢學森是美國最優秀的火箭專家之一”,時任美國海軍次長的丹·金貝爾更是說了一句“名言”:

“他知道所有美國導彈工程的核心機密,一個錢學森抵得上五個海軍陸戰師。我寧可把這個家伙槍斃了,也不能放他回紅色中國去?!?/p>

這樣以來,錢學森的回國就更難了,從1950年開始籌劃,到1955年回國,這五年的時間里,錢學森先后被拘留、監視,幾乎失去了人身自由。

在中國政府的積極營救下,經過多次談判,美國最終同意用錢學森交換美國戰俘,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終于踏上了新中國的土地。


用來換回錢學森的美軍戰俘

國外有評論家說,錢學森的到來,讓紅色中國的“兩彈一星”提前了20年。

三、回到新中國:外國人能造出導彈,我們也能,難道中國人比外國人矮一截不成?

1955年10月12日,錢學森攜夫人蔣英、7歲的兒子錢永剛、5歲的女兒錢永真一起來到上海,見到了闊別多年的父親錢均夫,遺憾的是錢學森的母親章蘭娟早已不幸病逝,沒有見到孫子孫女。

回國后的錢學森一切心態歸零,他脫下穿了20年的西裝,穿上中山裝,除了那睿智的目光,寬闊的前額,透露出他的博士風采、教授風度,其他方面與普通人無異。

經周總理的親自安排,1955年11月21日,錢學森正式到中科院報到,第二天錢學森便啟程赴東北參觀訪問,為期一個月的時間。

在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錢學森見到了大將陳賡,他是“哈軍工”的首任院長兼政委。


陳賡大將

當天晚上,陳賡在小范圍內宴請了錢學森,因為他們要密談中國的導彈計劃。

陳賡問錢學森:“錢先生,你看我們中國人能不能搞導彈?”

錢學森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有什么不能的?外國人能造出來,我們中國人同樣能造出來。難道中國人比外國人矮一截不成?”

陳賡說:“錢先生的話讓我心中有了底,我們一定要搞自己的火箭和導彈。我們哈軍工將全力以赴,只要錢先生開口,我們義不容辭!”

這個晚上有兩個特別之處:一是回國只有一個多月的錢學森從美國的導彈專家變成了中國的導彈專家。二是那個夜晚成為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導彈化”的起點。

1956年2月1日,毛澤東宴請參加政協第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代表,毛澤東主席審看來賓名單時,用鉛筆把錢學森的名字從第37桌勾到了第一桌,坐在了他的右側,也就是第一貴賓的位置。

席間,毛澤東指著身邊的錢學森說,他是我們的火箭王,各位要想上天,就找他。足見毛澤東主席對錢學森的高度重視和尊重。


1956年2月1日,宴會上的毛澤東與錢學森

3月14日,周恩來總理主持中央軍委擴大會議,錢學森在會上作了《發展我國導彈技術》的報告。國防部長彭德懷在會上明確提出,中國要搞原子彈和導彈。

5月26日,在中央軍委會議上,做出了發展我國導彈事業的決策,會議決定成立導彈研究院,錢學森任院長。

從此,中國的導彈研制工作納入了國家戰略,進入了快節奏。

當時,我們與蘇聯的關系還不錯,蘇聯也答應給予我們技術援助,但蘇聯的技術支持是有限的。因此,錢學森決定,中國的導彈研制工作應采取先仿制,后改進,再自行設計的道路,這個思路也被大家廣深認可。

錢學森為中國的導彈事業嘔心瀝血,但他從不熱衷于名利,從不參加慶典活動,從不兼任名譽性職務,姓錢但不愛錢,專心致志搞研究。

擔任導彈研究院院長職務后,行政事務一大堆,嚴重干擾了他科研工作,于是錢學森主動請辭,由正院長降為副院長,院長由空軍司令員劉亞樓兼任。

這樣以來,錢學森“如愿以償”地有了大量時間搞研究,在他眼中,科研工作才是科學家的正事,足見其作為“大科學家”的情懷。

錢學森帶領科研團隊日以繼夜地投入到我國的導彈研制事業,期間蘇聯翻臉,撤走了所有專家和設備,在扔掉了蘇聯這根拐棍后,大家更加廢寢忘食的工作,走上了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科研之路。

時間來到1960年11月5日,上午9時02分28秒,隨著指揮員一聲“點火”命令,我國的第一枚導彈,“東風一號”導彈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導彈尾部發出一團亮光之后,迅速騰空而起。

過了7分32秒,導彈在飛行了550公里后,準確擊中目標。中國第一枚導彈發射成功!中國終于有了自己的導彈,而這一天離錢學森從美國歸來,整整過了五年。


1960年11月5日,我國第一枚近程導彈發射成功

“東風一號”導彈是仿俄的,發射成功后,中國導彈研究院自行設計了“東風二號”導彈,1962年春節后總裝完成,但在3月21日發射時卻失敗了。

錢學森經過分析事故原因,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原則:把一切事故消滅在地面,導彈不能帶著疑點上天。這個原則也一直沿用至今天。

在總體設計上,錢學森也總結出一句非常深刻的話:不求單項技術的先進性,只求總體設計的合理性。

錢學森帶領研發團隊對“東風二號”導彈進行了改進,經過兩年的總結、測試,1964年6月29日7時05分,改進型的“東風二號”導彈發射成功。

錢學森興奮地說:“我們終于打破了美蘇對尖端技術的壟斷?!?/p>

緊接著,在1964年7月9日、11日,兩次發射“東風二號”,均取得成功,說明這型導彈技術穩定可靠,可以量產。也是從這時起中國的“東風家族”不斷擴大,新成員不斷亮相。

錢學森在研制地對地導彈的同時,也在研究地對空導彈。

1964年1月,我國研制出“紅旗二號”地對空導彈,1967年6月,開始量產裝配部隊。

1967年9月8日上午,臺灣一架U-2高空偵察機入侵我領空,進入嘉興地區偵察,被我導彈部隊用“紅旗二號”地對空導彈擊落。從此,U-2再也不敢光顧我大陸。


“紅旗二號”地對空導彈

1964年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從此我國有了“兩彈”。有了導彈以后,錢學森的任務是讓導彈和核彈結合,制造出原子彈。

經過兩年的準備和不斷的試驗,我國核導彈試射工作全部準備妥當。1966年10月24日晚,周恩來、錢學森等向毛澤東主席匯報了“兩彈結合”飛行試驗準備情況。

毛澤東主席聽完后,批準了這次試驗,并鼓勵大家說:“這次試驗可能打勝仗,也可能打敗仗,失敗了也不要緊?!?/p>

1966年10月27日9時,“東風2A”核導彈點火升空,9分14秒后,核彈頭在距發射場894公里之外的羅布泊彈著區靶心上空爆炸?!皟蓮椊Y合”非常成功。


1966年10月27日,我國第一枚核導彈在發射現場

翌日,錢學森的大名出現在美國《》頭版的“新聞人物”欄,他們這樣寫道:一位15年中在美國接受教育、培養、鼓勵并成為科學名流的人,負責了這項試驗,這是對冷戰歷史的嘲弄。

擁有了“兩彈”之后,我們的下一個目標便是“星”,也就是人造地球衛星。

這項工程,除了“星”本身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火箭,無疑,這又要“火箭專家”錢學森出馬。

錢學森推薦孫家棟擔任人造地球衛星的總體設計,他認為孫家棟“敢干事,會干事”。

孫家棟果然不負眾望,1970年4月24日21時35分,我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發射成功,重173公斤,用20.009兆周的頻率播放《東方紅》樂曲。


我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東方紅一號”

從此以后,我國躋身世界航空航天大國行列,錢學森在我國“兩彈一星”事業上居功至偉!

時至2003年10月15日,我國用長征二號F火箭運載神州5號飛船進入太空,中國第一位航天員楊利偉圓了中國人的飛天夢。

這一天,錢學森企盼了多少年,這一閃光時刻,終于在他有生之年盼來了。

當楊利偉一行去看望錢學森時,92歲的錢學森一眼就認出了楊利偉,他拉著楊利偉的手說:“你們現在干成功的事比我干的要復雜,所以說,你們已經超過我了!祝賀你們?!?/p>


神州5號飛船發射成功后錢學森親筆寫的賀詞

錢學森的一生,是光榮的一生,為國家、為人民孜孜不倦地努力奮斗。他曾這樣說過:

這是錢學森發自肺腑的一句話,作為“大科學家”,不驕不躁、謙虛謹慎的態度伴隨著他一生,即便是榮譽滿天飛的時候,他依然保持這種心態,難能可貴!

2009年10月31日上午8時6分,錢學森走完了他98年的人生道路,安詳地離開了。他來世間一遭,給我們留下了巨大的財富!向錢老致敬!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免费无码av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