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將近 丁夢雨

文:修羅君Psychology 修羅君Psychology(ID:gh_48319c4a9702)


中國近14億公民對心理治療的需求日益旺盛。但心理學家基本上無法滿足這種需求。




原因很簡單:2013年,一部新法律生效(譯者注:《精神衛生法》),除了許多其它規定之外,該法限制了中國大陸心理學家提供心理治療的能力,該法規定,除非他們在醫院里與已經被精神病醫生診斷的病人一起工作,否則心理學家必須稱自己為咨詢師,并只能提供心理咨詢服務和心理社會支持。




中國心理學會(CPS)候任會長韓布心博士說:“心理治療不能在醫院以外的地方進行?!?br />



中國的《精神衛生法》(有英文版的注釋,陳,《上海精神病學檔案》,第24卷,第6期,2012年),并沒有定義什么服務被視為心理治療,也沒有定義提供心理治療的人需要通過什么樣的培訓。但法律確實規定了對“心理咨詢師”提供心理治療、診斷或治療患有精神障礙的個人的懲罰,但該法對于“心理咨詢師”也沒有定義。




據韓和中國臨床心理學的其他領軍人物說,該法律根植于滿足日益增長的心理需求的早期努力。






01一個復雜的歷史


西式心理學在20世紀初傳入中國。隨著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這個領域的重點轉移到了行業、教育和發展心理學上,心理學家們努力尋找防止工人倦怠的方法,以及其他優先事項。1966年,當文化大革命宣布心理學為偽科學,并宣布其為非法時,心理學的研究戛然而止。




十年后文革結束,心理學研究和教育開始迅速發展。北京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韓說,隨著對心理幫助需求的增長,臨床和咨詢心理學變得越來越重要。




“全球化、城市化和經濟發展都增加了生活或工作中的壓力,”他說。2008年汶川大地震造成超過87000人死亡或失蹤,心理學家在當時給受難者提供了大量幫助,這引起了公眾和中國政府對這一領域的更多關注。心理學家們自己也意識到他們可以幫助個人和社會的發展,韓說。




為了滿足日益增長的服務需求,2002年,中國勞動部開始對心理咨詢師進行認證,這些心理咨詢師通常在商業機構接受了幾個月的培訓,然后通過了認證 ,但都沒有任何臨床經驗。雖然認證項目有助于向更廣泛的社會推廣心理學,但它也意味著不合格的專業做法在增多,香港中文大學(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臨床心理學副教授黃志榮(Chee-wing Wong,音)說,“往往是徹頭徹尾的江湖騙子,對心理脆弱的人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




黃說,大約在同一時間,中國衛生部推出了一項針對“心理治療師”的認證項目——分為基礎和高級兩個級別——作為提供心理治療的更嚴格的、全國公認的資格認證。




除了旨在改善人們獲得心理健康保健的途徑以及維護精神障礙患者的合法權益外,2013年所生效《精神衛生法》還意圖將抑郁癥或其他精神疾病的診斷權限定在精神科大夫或者在醫療工作的臨床醫生外,這樣可以確保人們免受不合格心理咨詢的傷害。




在2018年,政府停止發放心理咨詢證書--盡管有120萬獲得從業資格證書的咨詢師是可以提供心理咨詢服務,但是他們大多數都沒做臨床。目前衛生部的資格認證仍在進行,但是這些從業者也僅限于在醫療中心提供心理治療服務。




Han說,將心理治療限制在醫療機構里,這使得人們獲得心理治療的途徑主要通過精神科醫生,精神衛生法的頒布不利于解決中國人的心理咨詢的需求。他說:“精神科醫生比臨床心理學家要少得多,但與此同時,心理健康的需求在不斷增加?!备鶕澜缧l生組織2017年的報告顯示出,在中國只有2.3萬名的精神科醫生,即每10萬人里才有1.7名精神科大夫,而美國每10萬人里有12名精神科醫生。




為了遵守精神衛生法,即便是大學受過專業訓練的心理學家們也不得不將他們所做的“心理治療”改名為“心理咨詢”或別的形式。在這樣的情況底下,他們就不得不改變他們可以提供的服務。例如,上海交通大學心理健康中心的主任楊文生博士表示:從他們提供心理治療服務到支持性的咨詢,這里就發生了轉變。在中心他們無法給那些患有精神疾病診斷的人提供幫助,例如抑郁和焦慮,他們幫助的重點在于那些有人際關系沖突或者 焦慮的學生。




如果楊主任和他的團隊遇到了那些患有抑郁癥或者其他嚴重問題的學生,他們不能提供心理治療,而必須把他們送去醫院--哪怕學生們并不喜歡。楊主任說:“許多中國人害怕服用精神科藥物,有些學生只是想來談談,因此這部分工作相當難開展?!?br />










02專業領域


Han說,現在CPS要求制定一項新法律,這將使心理學家有可能在醫院外提供心理治療,而不受精神科醫生的監督。確保臨床和咨詢心理學在中國大陸擁有美好未來的第一步是將訓練有素的從業者與準備不足的人區分開。




Han說:“我們將從這100萬人中招聘專業候選人?!彼赋鯟PS提供了許多培訓計劃?!爱斎?,我們會有更高的標準?!?br />



其中的一個計劃是與一家名為湖北東方明見心理健康研究所的非營利研究、培訓和社會服務的組織合作,該組織通過提供更嚴格的培訓來幫助建立學術渠道,包括對持有舊的心理咨詢師證書的人員進行培訓。




“即使他們不在大學,也要按照學術標準進行培訓,”東方明見的創始人、武漢華中師范大學心理學教授江光榮博士說。該研究所還提供了由APA的29分會(心理治療促進協會)聯合組織的導師培訓。











03描述


大學也在建立他們的臨床和咨詢項目。2016年,在中國國家應用心理學研究生教育指導委員會舉辦的一次會議上,針對缺乏提供臨床培訓的研究生項目(因為大多數項目主要側重于研究)的擔憂,來自中國各大學心理學系的教師們齊聚一堂。最終形成的共識文件《武漢聲明》,呼吁加強臨床和心理咨詢方面的研究生教育,包括實習和實習經驗。它建議將臨床和咨詢心理學作為一個有別于應用心理學的專業領域。其他建議包括確定培訓目標和加強師資培訓(《心理治療通報》,2016年第51卷第4期)。




參加會議的姜說,重點是碩士水平的培訓。他說會議的結果是與會者創建了一個由60多所學院和大學組成的培訓聯盟,幫助學校開展培訓項目。




CPS還創建了一個系統來幫助確保臨床和咨詢心理學家達到與他們的教育準備相關的質量標準。這一正式的注冊制度成立于2007年,規定了三個級別的從業人員的標準:助理心理學家、心理學家和督導。會員必須每三年重新注冊一次。該登記冊還包括培訓機構的標準。




CPS臨床與咨詢心理學部門副主席,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教授錢銘怡補充說,倫理培訓尤為重要。錢說避免多種關系對中國心理學家來說尤其具有挑戰性,因為他們對文化的集體主義性質和對人際關系的重視。




CPS正在幫助確保倫理實踐成為規范。在2007年,協會引入了第一個臨床和咨詢實踐的倫理章程,借鑒了APA和其他國家心理協會的倫理章程。該協會在2018年修訂了該準則,現在要求將持續的倫理培訓作為其注冊系統的一部分,助理心理學家需要16小時,專業人士需要16小時,督導需要24小時,并提供重新認證所需的持續培訓證明。




對于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副教授鐘杰博士而言,這些專業化嘗試是可喜的消息?!爸袊讼M@得更多的精神衛生服務和更專業的精神衛生服務?!彼f:“我們必須發展一種新的職業?!?br />



——The End——




作者簡介:修羅君Psychology,微信公眾號:修羅君Psychology(ID:gh_48319c4a9702)作者原創文章,心理學科普以及轉載文章。


排版:小鯨魚,林潔愉



用戶在壹心理上發表的全部原創內容(包括但不僅限于回答、文章和評論),著作權均歸用戶本人所有。獨家文章轉載,請聯系郵箱:content@xinli001.com。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免费无码av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