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人炮轟亞洲女星是病毒:歧視鏈是怎么產生的?? 德云社相聲全集
文:芒來小姐來源:三點一彎鉤(ID:sandianyiwangou)原文標題:意大利人炮轟亞洲女星是“病毒”,全世界要求中國人道歉:歧視鏈是怎么產生的?

01

前不久,韓國女星金請夏前往意大利,參加米蘭時裝周,結果卻遭到了當地媒體和百姓的炮轟。



意大利網友在金請夏的照片上,p上文字“病毒正在移動”,并互相轉發。







一夜之間,這張圖傳遍了歐洲人的“朋友圈”,成千上萬的歐洲網友叫囂著:



“滾回你自己的國家去!”







對比旁邊戴著口罩防疫嚴實的百姓,沒戴口罩的金請夏的確有些扎眼。



但令人覺得哭笑不得的是,意大利的情況,并沒有比韓國好多少。



截至今日,6000萬人口總數的意大利,確診人數超過800,新增確診人數已超過200。



對比5000萬人口總數的韓國,雖然今天確診人數已達3000,新增確診人數大約400。



看看這可怕的新增趨勢,在疫情肆虐的當下,每個人都逃無可逃。







意大利超8000人參與的橘子大戰



疫情暴露了人性之惡。



總有那么些人,對抗疫情一點用都沒有,但搞地域種族歧視卻“當仁不讓”。



前不久,兩名意大利男子暴打一位亞裔老人。



兩名男子一邊打人,一邊怒喊:“是你們帶來了病毒!”







但這位老人非常無辜,他來自菲律賓,在意大利生活了數十年。



一名歌手看見立即上前制止,打紅眼的年輕人朝歌手吐口水,一副“我就歧視亞洲人怎么了”的無賴面孔,歌手一怒之下扇了年輕人一耳光。



歌手氣不過,把視頻曝光到網上。



慶幸的是,不少網友看的很明白。



他們在視頻底下留言,表示支持他,這種人就要用打的才會清醒!







是啊,打人對于防治新冠病毒有什么用呢?



且不說這些亞洲人很多都旅居國外數年,根本就沒回家。



最近不是也有研究稱,病毒的源頭并不在華南海鮮市場,新冠并不的爆發并不一定是因為中國人吃野味。







最近網上還有傳言稱病毒來自美國



官方還未證實,先放這里存疑



無論是亞洲人,還是哪里的人,都是不太幸運的一撥人。



誰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霉蛋,一不小心率先感染了病毒;還是病毒發生在某一生物種群,在全世界范圍傳播。



對比2009年美國豬流感在全球肆虐,蔓延了214個國家,死亡率高達17.4%,中國能做成現在這樣,真的已經很不容易了。



但亞洲人確確實實被歧視著,特別是中國人。



我不禁想問,如果亞洲人全部離開你們的國家,新冠病毒會消失嗎?



02

在國外推特上,“武漢”和“冠狀病毒”兩個字的搜索占比極高,“武漢”的月搜索趨勢上升61%,“冠狀病毒”的月搜索趨勢上升87%。



全球各個國家都將冠狀病毒和武漢、中國、亞洲聯系在一起。



他們把亞洲人看作傳染源,便用盡全力奚落亞洲人、排擠亞洲人。







中國人已經很努力地在控制新冠病毒的傳播了,起碼在本國是見效的。



但疫情爆發在歐美國家、在中東地區,是我們始料不及的。



我們無法解釋這么遠的病例是從何而來,也不太方便插手各國的民間集會。



但外網卻始終有一種聲音,咬定“中國要向全世界道歉”。



眼看著疫情正向好的方向發展,國外的報紙卻上公然寫道“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







我國央視名嘴阿丘,竟然回了這聲音,在微博上發言:



"我們應該向世界鞠個躬,說聲:對不起,給你們添亂了。"







世衛組織總干事布魯斯·艾爾沃德本來不看好中國的抗疫工作,在目睹中國人民與病毒的頑強抗爭之后,表示:



“中國展現了驚人的集體行動力與合作精神”



“世界欠你們一個道歉”。







一個是“中國向世界道歉”,一個是“世界欠中國一個道歉”。



到底誰更明理?你品,你細品。



或許中國的努力不可能讓世界上每個人看見,沒人道謝也無所謂,中國人不會計較。



但他國的歧視卻一直沒收斂,這真的讓人很心寒。



韓國政客提議全面禁止中國人入境(被否決了),76萬韓國人為此請愿。







在國外的大學里,有學生拒絕和亞洲人在同一間教室上課,理由是害怕被傳染。



還有中國女性走在路上,被陌生的法國人騷擾:你吃過蝙蝠嗎?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撰稿人楊致和發文稱:



如今,互聯網上所有人都把中國人看作是病毒的“替罪羊”。



說到底,這種現象背后,藏著人們內心深處司空見慣的東西:



基于偏見與刻板印象的歧視。



03

中國人對歧視并不陌生。



無論是兵荒馬亂的近代,還是走向復興的當代,某些國家一直對中國抱有偏見。



但這偏見并不基于事實真相。



當前情況下,其他群體對我們的歧視可以源自四點:



1.攻擊性需求:



天災打擊了我們的自戀,就像憑空被人打了一拳,心里窩火卻沒能力打回去,只能另外找一個靶子撒撒氣。



很遺憾,對某些自戀受損的群體來說,中國就是這個靶子。







2.存在感需求:



人們越是感到環境可控,越會覺得自己很有存在感,一旦環境失控,存在感變低,人們就會感到不安。



于是某些人認為:既然不能掌控環境,那就掌控另一個群體,通過歧視來制造優越感,讓自己感到自己是有價值的。



這類人的心里話一般是:對不對、符不符合事實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歧視而已。







3.抱團取暖需求:



人類是社會性動物,抱團是天性,群體凝聚力越強,越能給個體提供安全感。



擁有一個共同的敵人也是凝聚力強的表現,對某些群體而言,如果沒有敵人或者敵人太強,就創造出一個弱一點的假想敵。



于是就有了這樣的現象:一個團體通過排斥另一個群體來感到安全。







4.特權需求:



某些個體潛意識里認為,歧視是強者對弱者的特權(對某一方面的自信,比如打架)。



“我歧視你說明我比你厲害,我有權利對你為所欲為?!?br />


這經常發生在自戀嚴重受損的人身上,也歸因于無處不在的踢貓效應,個體感到窩火憋屈,總會想找更弱的“貓”踢一踢來挽回自信。







總體來說,歧視是在創造一個單一的價值觀。



單一意味著可控,可控意味著安全。



即使歧視內容與實際情況相差甚遠,人們也更愿意跟著偏見走。



尤其是在天災面前,恐慌、焦慮、抑郁情緒一涌而出,人們自尊變低,很容易通過詆毀外部群體來維護自尊。



但總的來說,歧視有損于當前的情況,不但會讓個體心理狀態越來越糟,還會讓群體搞錯對抗的對象,為真正解決問題的人添麻煩。



04

歧視的產生,最初為了保護人的自戀不受損。



當歧視發生,意味著我們的內心亮起紅燈:



“你現在的情緒相當糟糕了,還不停下來調整嗎?”





因此歧視心理相當普遍,不止不同群體間會彼此歧視,同一群體內受到環境影響,也會激發歧視。



美國心理學家曾做過一組實驗:他們找來三組女生,在三個考場做數學題。



第一組考場中,主考官在考試前強調“這里有很多女生”,第二組考場強調“這里有很多亞裔”,第三組什么也不強調。



結果第二組成績最好?!皝喴岜劝兹藬祵W好”的偏見根深蒂固,影響了女生們在考場中的發揮。



疫情期間我們也是如此,明明知道武漢人并不是病毒制造者,他們也是受害者,可有些人卻談“武漢”色變。



????

這往往說明我們內心出了問題。



如果我們冷靜下來好好調整,當然能找到既能自保,又能避開歧視和偏見態度的方法。



比如:了解武漢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深入理解武漢英雄式的犧牲,以及這種犧牲為全世界帶來的巨大成果,你就會發現武漢并不會傷害你。



或者:少看點跟風偏激的媒體新聞,多閱讀理智而有營養的書籍文章,避免偏見態度被外界環境激發,用理性思考來明哲保身。



還是那句話:任何情緒化的言行,都容易讓人失去自我,唯有保持理智才能清醒的看清全局,從而最大化的保護自己、保護他人。



就像世衛組織2月28號的發言:避免涉及地域的污名化語言,這對抗疫沒有任何益處。







面對共同的外敵,我們各自發揮自己的長處,取長補短互相幫助,這才是互利共贏、跑贏疫情的好方法。



最后,我們衷心希望疫情能夠趕快結束,全世界人民能夠過上幸福的日子!



作者簡介:芒來小姐,資深男女觀察員,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新書《姑娘,活得大氣才夠精彩》全網火熱銷售中,51個活得大氣的故事和心得,告訴你長得漂亮不如心態漂亮。文章首發于公眾號三點一彎鉤(ID:sandianyiwangou),轉載請注明出處。責任編輯:小鯨魚 玉暖藍田。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免费无码av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