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爆發,今天的文章,寫給這疫情中勇敢出征的逆行英雄丁荔


今天的文章,寫給這次疫情中,正在勇敢出征的逆行英雄。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可以人傳人,多名醫務人員被感染……

新增感染人數不斷攀升

熱搜密密麻麻被實時疫情占據





瘟疫般的病毒不是第一次降臨

新的名字,新的傳播形式,抓住新的弱點,將人吞噬

人類的歷史,就是與它們斗爭的歷史





但不變的是,總有群人一直在那里

在未知中探索,奮戰在最前線





曾在17年前,說“把重病人,都送到我這里來”的鐘南山院士

1月18日傍晚,再次踏上了去武漢的高鐵













1月22日凌晨的協和醫院

在明知已有15名醫護人員感染病毒的情況下

骨科醫生們仍舊自愿出征













同濟醫院里

第二批志愿報名滿員





醫生在申請書里寫下:

“我自愿報名申請加入醫院各項治療病毒性肺炎的治療活動?!?br />
“不計報酬,無論生死?!?/strong>









一百多年來,

那群穿著白大褂的普通人

在疫情之中逆行

為脆弱的人類血拼出一條生路





清末的東北,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鼠疫爆發

疫情先后波及69個縣市

死亡人數高達六萬





1911年國際鼠疫會議報告中記載:

天花、霍亂、腹股溝腺炎型鼠疫以及類似的傳染病都有很高死亡率

但東北此次出現的肺炎型鼠疫和敗血型鼠疫的死亡率要比它們高得多





據不完全統計

在哈爾濱因公殉職的護理人員和救護人員,死亡率均超過40%





35歲的華裔軍醫臨危受命

擔下防控鼠疫的重任

他叫伍連德











當時,沒人知道鼠疫的來源到底是什么

所有人壓根不信細菌的存在

伍連德一上任就做了件驚世駭俗的事:解剖患者尸體





不被世俗允許的行為,推進起來阻礙重重











停止捕捉土撥鼠剝皮售賣

疑似患病者開始進行分區隔離

全民捕殺老鼠,從傳染源頭阻止疫病

對因疫死亡的尸體進行焚燒

……





現在看來常規合理的種種手段

每一條在當時都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沒有抗生素磺胺藥

“伍連德們”靠著人為的力量,消滅了一場天災















42年前

麻風病人是被驅趕隔離的對象





一名叫做李桓英的醫生離開美國

孤身一人踏上回國的路











在那時,患上麻風病,幾乎意味著與全世界隔離





如果要與病人接觸

恨不得裹得只剩眼睛

用一根長長的木棍遞過去





麻風病傳染性并不強

但幾乎沒人相信這一點

包括患者自身





第一次去麻風村的李桓英沒穿隔離服

她走上前,主動握住了村民的手











一個簡單的動作

對于病人來說

卻意味著“終于被當成人”的安慰和踏實













李桓英在麻風村待了兩年

治愈了全部村民









1994年,李桓英的治療方案被世衛組織在全球推廣

1996年,李桓英率先在國內開展消除麻風運動

2007年,經過50多年努力后,中國走出麻風病時代





這個98歲老人,一生未婚

為了她熱愛的事業傾其所有

“我不愿白活著,我得干到100歲”











2003年,非典

逆著大多數人的方向

護士王新華沖回了自己所在醫院





病人高燒不退,血管萎縮,很難精準下針

所以每次給病人扎針時,她總是得摘掉手套

這有多危險?





接觸到非典患者0.000004毫升的血液

就會引發傳染



但那一年,她親手護理了30多位非典患者

無一例死亡





后來,2014年西非爆發埃博拉

王新華作為首批援塞醫療隊成員緊急奔赴疫區

在病毒致死率高達50%-90%的階段

她每天的任務是背負著幾十斤重的消殺器具

進入一線病區噴灑消毒液







“無私無畏”“醫者仁心”“舍小家顧大家”

動人的故事值得再提

不是因為“英雄”二字的光環





而是該有有更多人能懂——





這群人只不過是血肉之軀

卻一次次站在與死神抗爭的關口





他們同樣有割舍不下的牽掛——





2003年,護士胡彩華支援非典一線

她是一名2歲孩子的媽媽

不能回家,她把自己隔離在租的小屋

特別想念孩子

就讓家人把兒子帶到樓下玩

她在樓上隔著窗戶,看他幾眼



一次,孩子看到樓上的她,大哭

她瞬間淚如雨下

一個樓上,一個樓下

母子倆就這樣遙遙相望





那一年

許許多多醫務工作者像她一樣

是帶著家人的擔憂和掛念

奔赴生死前線











有些出發了之后,就再也沒能回家:



鄧練賢,中山三院傳染病科副主任。在抗擊SARS的戰爭中殉職;

王晶,北京人民醫院護士,因護理非典患者而感染不幸去世,年僅32歲;

陳洪光,廣州市胸科醫院二內科主任兼重癥監護室主任,曾投入抗擊非典第一線,因感染殉職,時年39歲。

……





在抗擊非典期間,醫護人員損失慘重

僅在北大人民醫院,就有93名醫護人員感染

急診科24人感染,2人殉職……



面對疫情,他們也有恐懼——





李春梅,是首例中東呼吸綜合征的接班護士

進入ICU病房前

她要穿上三級防護服











怎么會不怕呢

李春梅卻說

“既然選擇了這個職業,就必須得面對?!?br />










一名武漢一線醫生收到通知:

休息時間取消,24小時隨叫隨到





她平靜地打電話告訴家人

今年過年回不去了

卻在收到家人的叮囑后止不住眼淚

“可不可以給我一點鼓勵呀

其實我也很害怕

但我必須裝作成熟的樣子沖在一線

給患者活下去的希望”













如網友所說:

“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過是一群孩子,換了一身衣服。

學著像前輩一樣,救病扶人、和死神搶人”



很多人的職業理想是醫生

在外人看來,這是份很體面的工作

但個中苦澀

也只有醫生自己知曉









他們見識了太多痛苦、掙扎

奄奄一息的病人

和血淋淋的傷口











緊急情況之前

他們背上責任

與生命和時間賽跑









在手術室戰斗,幾天幾夜沒合眼









體力不支,會坐在地上喝葡萄糖









有人剛剛遭遇親人離世的痛苦

下一刻

就握緊手術刀,救治別人的親人



主刀醫生許向東

正準備開始手術

卻收到父親去世的消息

他匆匆下樓,見父親最后一面

沒過一會兒又回來了

把手術做完

他說,“我們天天見的就是這事,沒事,我能接受”

盡管淚水,早已在眼眶里打轉









前面再多的困難和艱辛

看到那些渴望活下來的眼神

他們沖在第一線

用盡畢生所學



他們其實從不奢求太多

一句來自病人的“謝謝”

就足以溫暖良久









他們總是不斷學習

制造了無數的醫學奇跡





將太多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但依然常常有許多無奈









他們也是肉體凡胎

雖竭力治病救人

對生死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但讓人心痛的是

他們也見證了太多殘酷

背負了太多誤解





常有人因治療效果未達到預期

把醫生當成發泄、攻擊的對象

甚至有許多醫生

因此白白失去生命









人類在醫學領域的發展水平

還處于嬰兒期

而在黑暗中艱難前行的,是醫生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斃于風雪”





希望身在一線的醫護人員保護好自己

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以尊重醫學

尊重每一位醫護人員的付出。
收藏
0
有幫助
0
沒幫助
0
免费无码av一区二区